皖西鲍氏
  • 祠堂通知

    六安鲍氏各位宗亲: 经研究于2015年10月1日至10月3日(农历8月19日至21日),在六安鲍北楼祠堂举办打譜醮活动。10月1日下午开始,10月2日主期活动,10月3早晨结束,为期3天。如有宗亲需在祠堂做斩剑活动,望提前联系(联系方式:18856423799 鲍传忠)。请保谱户准备好每年保费,另外未缴丁费者要积极缴清。因修谱建祠堂费用极高,祠堂虽已建成,但资金缺口很大,至今祠堂欠费还有几十万元。望各位宗亲伸出援手,来时请自带香火钱,以表对先祖的敬孝。谢谢! 六安市鲍氏修谱建祠理事会

  • 分户出榜

    鲍楼支系分户出榜鲍大义鲍文富鲍文兑鲍大宗鲍文龙鲍学金鲍大伟鲍文怀鲍学权鲍大锋鲍文贵鲍学森鲍大学鲍文坤鲍学贤鲍大录鲍文元鲍学琼鲍大经鲍文祥鲍学运鲍恒鲍文军鲍学武鲍文道鲍文顶鲍文杰鲍文富注:已入账,贺礼3000元分路口“成”字号分户出榜鲍远志200鲍秉友100鲍远让200鲍远廷200鲍远栋400鲍家俊2000鲍传福200200鲍秉前200鲍传军200鲍传贤200鲍平500鲍秉友1000鲍俊和200鲍传满2000鲍远树200鲍传江100鲍传斌500鲍秉青200鲍传科200鲍远庆200鲍远树200鲍家赞100罗会山200鲍秉军200鲍家虎200鲍远友100鲍忠兵200鲍传华100鲍传祥200鲍远明2

  • 出榜公告

    广大的鲍氏各位宗亲:大家尊祖的爱心捐款、丁费、牌位款等已经出榜公布了。任何宗亲可以到祠堂查看,如有不对的地方请与经手人联系询问,及时更改。核实后,我们将要做“功德证书”以感谢各位宗亲的爱心与支持!

  • 【鲍氏网新闻】关于鲍氏立"认祖归宗碑"的紧急通知

    中华鲍氏网2015年6月9日 鲍研会各位鲍氏宗亲:最近接到河南省登封市政协通知,“禹王祠”已经建成,要求鲍氏在祠中立一座"认祖归宗碑",显示鲍氏家族与大禹王的血亲关系.预计碑高2.2米,宽1米.碑阳面刊“认祖归宗”4个大字,碑阴面刊《鲍氏源流记》(刻字300至500字)。碑文一律用隷书或楷书书写。所需费用,鲍氏负责支付。大禹是鲍氏的老祖先,我們的血管里流淌着他的血液,生命中遺传着他的基因。在禹王故里和他建都的登封市建鲍氏"认祖归宗碑”,是一件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好事,也是全体鲍氏宗亲的共同心愿和展示鲍氏文化的好

  • 情况说明

    六安鲍氏慈孝文化非遗宣传手册上显示的个人捐款情况是一次性捐赠数额达到万元以上的宗亲名单,我们由于宣传手册篇幅有限,对于部分鲍氏宗亲多次捐赠并累计数额超过万元的名单(如现居住上海的原鲍四楼鲍传兵一家多次捐赠数额达到3万元),未给予刊登,敬请谅解!(鲍氏慈孝堂后期将会给予各位宗亲刻碑和发放功德证)。

  • 鲍鹏山六安慈孝堂里说“慈孝”

    本报讯 (记者 方荣刚)昨天是正月初六,央视百家讲坛主讲人之一鲍鹏山借回乡探亲之机,在六安市裕安区苏家埠镇戚桥村的鲍家祠堂和村民们讲述慈孝故事,幽默风趣富有哲理的演讲引来掌声不断。  鲍家祠堂又称慈孝堂,每年正月初六请族内德高望重博学多才的人,在祠堂内讲述传统经典,形成了颇具特色的“鲍氏道德讲堂”。六安鲍氏自先祖暹公从徽州棠樾迁居此地已有600余年,“鲍氏道德讲堂”与“鲍氏清明祭祖”“鲍氏打谱醮”并称鲍氏三项民俗。去年族人重建新祠,年前鲍氏三项民俗又被评为六安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为了庆祝这两件大喜事,族

  • 宗祠“变身”文史展馆

    民间讲究“太平建祠”,百姓生活富足之后自发修谱建祠,客观上健全了民间档案,弘扬了孝道文化。六安苏家埠镇老农鲍传忠的做法更令大伙称赞,他带领族人捐资建设的宗祠按照文史展馆和农民文化活动中心设计施工,竣工后无偿交由村委会使用。在六安市裕安区苏家埠镇,一座三进徽派大院式建筑坐落乡间,飞檐翘角,廊桥垂柳,游人如织。这里就是鲍家人捐资建造的群众文化中心。大门上没有“鲍氏宗祠”牌匾,取而代之的是“东山文史苑”几个烫金大字。宗祠成为农民活动中心在鲍传忠老人的带领下,记者走进文史苑。绕过第一进“鲍氏祠训”屏风,

  • 请柬

    六安鲍氏宗亲:诚邀六安鲍氏宗亲谨定于2015年2月24日(农历乙末年正月初六日九时星期二)在六安市苏埠镇,戚桥村鲍氏宗祠举行鲍氏慈孝文化申遗成功庆典暨著名国学大师,央视百家讲坛主讲人鲍鹏山报告会敬请观临六安鲍氏慈孝文化研究会请柬六安鲍氏宗亲:诚邀全国鲍氏族史研究会谨定于2015年2月24日(农历乙末年正月初六日九时星期二)在六安市苏埠镇,戚桥村鲍氏宗祠举行鲍氏慈孝文化申遗成功庆典暨著名国学大师,央视百家讲台主讲人鲍鹏山报告会敬请观临六安鲍氏慈孝文化研究会请柬六安鲍氏宗亲:诚邀安徽省鲍氏族史研究会谨定于2015年2月

  • 六安鲍氏鲍远乐在名人名家联谊会上发言稿

    在六安鲍氏名人名家联谊会上的发言2015.2.8鲍远乐各位宗亲,下午好!今天是腊月二十,再过两天,就过“鸡罩”了,这个日子,对我是刻苦铭心的。那是我八岁的时候,过“鸡罩”的早晨,父亲把我从床上叫起来,说今天过小年,早晨吃干饭,还有肉。那时有干饭吃,就是过年了。吃过早饭,父亲领着我去上坟。我家祖坟在郝家庄,离家五里路,那是个阳光普照的大晴天,天气很冷,地上有层霜。共产风已经挖掉不少祖坟了,父亲费了很多周折才认定自己的祖坟,是我曾祖父母的坟。父亲烧纸时不停的说话,似乎与坟里人对话,我学着烧纸,也跟着父亲磕头

  • 人民网微视频 欢迎大家观看

    皖西鲍氏慈孝堂http://vblog.people.com.cn/index/playvideo/contentid/49170

技术支持: 站无忧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