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公告 >> 关于筹建安徽鲍氏艺术馆情况说明
关于筹建安徽鲍氏艺术馆情况说明

尊敬的所有关爱艺术馆的宗亲们:

当初,鲍克老先生来到六安处,他说“我本来在安徽黄山建一个艺术馆,由于用人不当,没有成功,现我想在六安鲍氏慈孝文化史苑内设一所‘安徽鲍氏艺术馆’,六安鲍氏慈孝文化史苑环境好,各方面设施也很好”。我说现在六安鲍氏慈孝文化史苑资金不足,还欠债。克老说“我来找广贵说说”,过后,由我、鲍克、广贵、云清、士军等几人在合肥鲍云清办公室开会。当场鲍云清说 “三五十万没问题,是小事,关键是要有人操作。”,广贵和鲍克等都说“那就好”,我说“外装潢由六安支系承办,内装由你们(鲍云清)负责,布展、资料等也由你们负责,消防设施、监控、办公设备也由你们负责”。鲍云清“这都我来搞,大约要多少钱”。我说“外装除外,其他大概需要二十几万”。鲍云清说“我给十万”,广贵说“缺多少,由我承担”。随后,多次会议,由鲍管玉承担内装,并有图纸发在安徽鲍氏筹建组群里。之后,由鲍云清代劳找另一班组没有通过大家会议,施工队到六安来只做贴地板砖,墙壁刷白,用泡沫板吊顶,并穿线安灯,根本没有做射灯,也没有艺术馆的设计图纸。直至工程完工后,我才知道换了施工队。这个施工工程虽然降低了成本,但没有起到艺术馆的效果。

鲍云清同意捐款十万,他说“给工程队十五万,由鲍士军经手。”通过六安支系,很多宗亲与工程队人员所讲,本次工程的范围与价位算不上十万。由于施工期间,鲍云清没有来到六安监督施工,所以造成了施工漏洞。鲍云清不说给十五万,也就没有现在的纠纷,既给十五给施工队,我们要审核、做账。

10月13日下午3点左右,鲍云清与鲍士军同时来六安鲍氏慈孝文化史苑,我、鲍远乐、鲍丙洋五人在场,他们参观整个艺术馆,评价很好。然后,一起开会,会前鲍云清问我今天开会主要讲什么,然后鲍士军说开馆仪式怎么安排。我说开馆之前有很多事情要落实。第一,布展的经济缺三万多;第二,开馆前监控要装,消防实施要到位;第三,艺术馆馆品已装满,再来展品如何放置;第四,剪彩人员如何安排。鲍云清说这次来六安,很不高兴,说我在里面捞钱。我说这是人家的谣言,由于你监管没到位,所以造成经济漏洞,给人造成一种误解。

紧接着,鲍云清多次拍桌,大骂,拿家庭赌咒,说他根本不存在贪污。我说“工程做的这样,人家说不到十万,是按照安徽市场价格算的,你发什么脾气呢?你多次拍桌,态度不端正,你用小家庭赌咒,你能解决问题么?这是慈孝堂,十年来,你是第一个在慈孝堂拍桌大骂的人。”鲍士军说“你们后期内展的欠款三万多没有按照我们所规定的去做。”我说“实际情况布展开会研究,有你士军在场,由鲍克、鲍荣、鲍士清三人决定内展事项”。后期的内展的补充事项由他们三人安排的,我们六安支系宗亲只能算义务帮忙。哪些错了,根据他们三人纠正。鲍士军所说的话是出尔反尔,不是正确的处理事情。

最后,鲍云清回合肥之前还在破口大骂:“待后我叫人来把我所干的事全部抓掉”。我说:“你这是野蛮的行为,你是姓鲍吗?你是馆长,要负责任的,你所作所为后果自付。”

关于于鲍士军上次在会议上指示,内展鲍克、鲍荣去做,后加内装布展件:叔牙公的像:(1)叔牙公台柜(2)接上下几十公分高墙群(3)接上大梁包装(4)接上两根柱布展(5)做2米X1米写字柜(6)做一台电脑台柜(7)接上下窗玻璃(8)所后加东西都重新油漆。

处理结论:希望各位爱护艺术馆的宗亲多提出宝贵意见,为艺术馆的顺利开馆打好基础。关于鲍云清所安排的15万元资金内装不符,双方协商由地方政府分管部门委托审计局来审计,得出结论,给予大家一个交代国。

以上情况如实向大家汇报,如有不妥请给予批评指正,我诚恳接受。


六安鲍氏文化研究会

说明人:鲍传忠

2019年10月26日


技术支持: 站无忧 | 管理登录